毛毛熊

胖乎乎毛茸茸很温暖

玉露的花,有点像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的家伙

玉露开花

香雪球美美的

屁股裂开了

假如我没了眼镜

发鼻炎。眼镜架在鼻子上生生难受,于是裸眼看世界。这时我突然想,假如我离了眼镜,怎么活?
首先,车子就立刻拜拜,就算红绿灯都还能看不清,马路上杀手那么多,借我十个胆也再不敢握方向盘了。
其次,以正常端坐姿势,电脑屏幕看不清了,要打个文字大概要变成佝偻虫。
再次,当老师的我看不清学生的脸,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?如果学生知道我看不清他们,他们又会玩啥花样呢?突然想起有一届学生,使劲夸我不戴眼镜很好看,现在想来,绝对是阴谋。
最后,我在想,离开眼镜我能干啥。现在还能看手机看书,外面的世界离开我远远的,也挺不错。另外,还可以听音乐么,世界还是美好的。

出门,大雨。在平江路附近,孩子读兴趣班,我原计划逛街吃东西。可是大雨,消散了所有的兴趣。其实雨景何尝不是一种风景,人懒了才是真的吧!

推而广之

儿子看了一个什么密度理论,跟我大讲特讲。比如森林火灾,如果不时有点小火灾一般不会引发特大型火灾,如果好多年都没有火灾一旦引发势必是大灾。
我听了不置可否,毕竟这个道理不能那么绝对来谈。但是接下来他说的话,差点让我一口血喷出来。
他说推而广之,人和人之间交往也是如此。尤其是夫妻之间,如果小吵不断没啥大事,如果从不吵架反而容易出大事。然后他奇怪的问,妈,你和爸爸怎么不吵架,你们多吵吵,增进感情哦!

在青岛呆了三天,只是在城市闲散逛了圈。看到可爱的手工艺店,流连忘返。

阳台上的花花草草

朋友的手工